公司动态                星星精密上百名员工及供应商追讨薪水及货款

星星精密上百名员工及供应商追讨薪水及货款

所属类别:公司动态 查看次数:1052次 发布日期:2020年07月20日

2020年7月10日、7月13日,上百名员工及供应商冒着疫情风险在星星精密科技(东莞)有限公司(简称“东莞星星”)工厂内连续发起两次集体追债行动,追讨被拖欠数月的薪水及工程款。

星星精密上百名员工及供应商追讨薪水及货款

东莞星星起初名为“东莞劲胜通讯科技有限公司”,隶属于上市公司劲胜智能,主要为三星、华为、OPPO等公司提供以手机后盖为主的精密结构件。

2019年8月28日,上市公司星星科技与劲胜智能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4590万元收购了劲胜智能旗下东莞劲胜通讯科技有限公司51%的股权,接收了东莞星星的业务、资产及上千名员工,收购之后,劲胜通讯成为星星科技控股公司,更名为星星精密科技(东莞)有限公司。

2019年底,东莞星星开始大规模拖欠供应商货款,进入2020年东莞星星又出现拖欠员工工资、裁员赔偿金的情况。目前,东莞星星供应商、员工已自建维权微信群,组织维权行动,追讨近亿元的薪水、赔偿金、货款。

千万赔偿金打折拖欠

两次讨薪、追款行动并未达到理想中的效果。7月13日,维权队伍在集合不久之后就迅速被有关部门疏散。下午,东莞市劳动局介入员工维权事宜,现场征集离职员工的相关信息,并组织填写了法律援助申请表,计划为员工启动劳动仲裁。

东莞星星虽然也有人员出席,但负责人并未出现,也未向员工做出承诺。大部分员工认为“劳动仲裁耗时太长,即使仲裁了公司也不会给钱”,“组织维权行动才能引起政府重视,督促政府出面解决问题”。

资深员工向记者提供了劳动合同及解除劳动合同协议。根据员工介绍:“2020年3月开始,公司与大家谈话进行裁员。实际要支付的赔偿金肯定有2000万元以上,但公司不愿意足额支付赔偿金。所以强迫大家接受五折或者六折的赔偿金,如果不同意,就直接给‘放长假’。”

多名员工出示的“休假告知函”显示,2020年4月20日,东莞星星对不接受“赔偿金打折”的员工强制休假,除休假第一个月正常支付工资之外,此后按照东莞市最低工资80%的标准支付生活费。

“被休假”员工大多工龄较长,一旦赔偿金打折,至少损失10万元以上。而接受打折的员工,也未能收到承诺的金额。“3月份签协议的,只付了70%,3月之后再签的,一分钱都没给。”在2019年尚有1800名员工的东莞星星,目前员工数量不足400人,大部分在职员工处于“被休假”状态,正常工作的只有100人左右。

至记者截稿之日,员工维权群人数已达272人,其中145人向记者反馈了拖欠赔偿金的情况,折后拖欠金额共计303万元。

供应商集体起诉追讨亿元货款

相比于2020年才开始出现的欠薪问题,供应商的货款拖欠则可以追溯数年之久。

“从最初的劲胜到现在的星星,拖欠供应商货款的形式如出一辙。”深圳塞力宝科技有限公司的业务负责人周华武向记者介绍,“前几年还是劲胜的时候,他们以‘三星供应商’、‘华为供应商’、‘上市公司’这些名义跟我们做生意,让供应商垫付货款。”

因有上市公司品牌以及三星、华为供应商资格背书,供应商认为垫付货款风险可控。周华武介绍:“三星、华为倒是按照合同给劲胜付款,但劲胜拿到货款之后就去玩资本套路,货款就拖着不付。”根据历年财报,劲胜股份2017、2018年的应付账款及应付票据总额分别为30.1亿元、30.6亿元。

2017年之后,劲胜股份因拒付款项以及票据支付问题被频繁起诉。根据天眼查公示信息,2017年至今,劲胜股份涉及到180起法律纠纷,大部分为买卖合同纠纷、票据追索、劳动争议纠纷。

据内部员工介绍,2018年,劲胜通讯因内部腐败导致丢失三星业务。“当时是2018年年底,公司高管把一批三星的订单卖到了华强北中饱私囊,然后用一批库存的不良品抵充三星订单,直接导致丢失三星订单。”劲胜股份在年度报告中称三星订单流失系因三星工厂向海外转移的原因。

三星订单丢失导致业务每况愈下,更无力支付供应商货款。“在2019年被收购改名之前,劲胜通讯拖欠大家的款项达到了10亿元级别。”周华武介绍,“劲胜通过资本操作的方式转移债务,还试图把工厂搬空赖账,为了阻止他们把工厂搬空,当时多家设备商一起把工厂堵住要账。”2019年下半年,劲胜通讯工厂经常见供应商拉横幅讨债。

“最后,劲胜通讯以大幅折扣、设备冲抵欠款的方式强行赖掉了欠款,大部分供应商都只能起诉追债。”周华武介绍,“2019年8月,星星科技就来了,又是同样的套路,星星科技自称是‘国资委’的企业、上市公司,还有大量华为业务,希望大家能继续做生意。”公开资料显示,萍乡市国资委约持有星星科技4.45%的股份。

“国资委”的背书说服了部分供应商。但是,由于2019年出现的大规模供应商追款事件,华为取消了东莞星星的供应商资格,失去了华为订单之后,东莞星星几乎丢掉了所有业务,无力支付员工工资以及拖欠的货款。

2020年3月至今,超过25家公司起诉东莞星星追讨欠款。周华武于5月向法院起诉东莞星星追讨欠款,东莞星星随后向周华武承诺还款,但前提是先撤诉。但撤诉之后,东莞星星依旧赖账了事。

“东莞星星拖欠了上百家供应商的货款,我们熟悉的这十几家小企业,就达到1400多万元货款,大家加起来至少9000多万元欠款。”周华武介绍,“目前向东莞星星要账,他们就直接威胁说‘大不了公司就破产,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需要指出,星星科技多家分公司均出现了类似情况。2020年以来,深圳、珠海分公司员工甚至在“领导留言板”上向广东省领导反映欠薪问题,当地劳动局已介入协调。此外,2020年以来,大量公司因合同纠纷起诉星星科技及其子公司。

根据2020年度一季度财报,星星科技期末现金流及现金等价物为1.17亿元,但从目前来看,这些现金并不足以帮助星星科技偿付各地员工、供应商的欠薪欠款。

当前:星星精密上百名员工及供应商追讨薪水及货款

上一条:暂无
下一条:蓝思科技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19.08亿元-19.24亿元 (2020-7-20 9:48:40 点击次数:1229)
相关信息